启东市
格莱特石化设备厂
启东市 格莱特石化设备厂
最新现货供应:喷射器,静态混合器,脱硫喷射器,蒸汽喷射器
·  喷射器
·  混合器
·  汽水混合器
·  精密过滤器
·  气体过滤器
·  管道过滤器
·  管道用小型设备
地址江苏启 东城东工业园南二路16号
电话 0513-83660619
手机 13962732112
联系人 凌海东
电子邮箱great@nt-great.com
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 - 新闻动态
区域贸 易协定的障碍在印度,印度的担忧在中国
发布时间: 2019-1-4
  彭博新闻社(Bloomberg)报道,为了平 衡中美贸易战引发的负面影响,中国正加快推进“区域全 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”(RCEP)的签署。这是一 份旨在东盟十国加上中、日、韩、印、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16国之间 建立统一市场的自由贸易协定,2011年由东盟提出。
  不过,尽管有 关这项协议的谈判在最近两年取得了一定程度的突破性进展,但协议 的最终签署还是一拖再拖。相关国家原计划于2018年年底 敲定最终的正式文本,按照彭 博新闻社的说法,现在,北京希望能够在2019年底之前签署。本公司 是专业制造混合器设备、,VJF系列精细过滤器、VCA系列泵用过滤器,刮板式连续过滤器,蒸汽减温器、视镜、阻火器、呼吸阀等十大类,50多个系 列的高新技术产品。产品广泛应用于石油、化工、医药、染料、食品、塑料、造纸、冶金、环保等 领域的有关工矿企业
 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,区域全 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迟迟未能通过的主要障碍是印度。而另一些人则表示,印度的 重重顾虑主要是出于对中国的担忧。而在印度国内,媒体和 智库也存在着截然不同的两种声音,反对者认为,区域全 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将会使中国大大受益,而印度 本土企业将面临中国廉价商品的冲击;支持者则认为,加入这 个自由贸易协定将是印度本土工业融入全球产业链,并倒逼 印度国内制定适合新形势下的贸易政策。
  印度担 心中国商品的冲击
  经济专栏作家沙马(Mihir Sharma)在印度《经济时报》(Economic Times)撰文指出:“虽然RCEP是一项多边协议,但中国 和印度之间的谈判是这项协议的核心。其他国 家现在已经接受了这一事实,并默许印度在‘双边机制’下与中国进行谈判。”
  彭博新闻社预计,中印之 间的下一轮会谈可能在今年1月底举行,新德里 列出了将与北京讨论的问题清单,其中包 括相比于对其他国家65%到80%的产品免征关税,印度将 向较少的中国商品(42.5%)提供零关税。并且,相比于其他国家20年的征税宽限期,印度还 寻求对中国商品的关税保持20年以上,具体年限还没有报道。
  对于区域全 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中的征税比例及宽限期,印度曾经发生过摇摆。日本坚 持签署协定的国家之间统一征税额度和时期,印度政府于2016年曾表示出妥协,却遭到 国内工商界和智库的强烈反对。新德里 一家政策研究所的主任辛格(Kavaljit Singh)就曾在 媒体上激烈批评政府的妥协,认为统一征税“将破坏莫迪的‘印度制造’计划”,他还表示,如果相 关国家一定要求印度对待中国与对待其他国家一样,那么,印度“应该干 脆退出这个协定”,而与其 他国家分别进行双边贸易协议的谈判。
  彭博的报道指出,2016年,印度与 中国的贸易逆差为481.9亿美元,而2017年,这些数据则达到了556亿美元。印度担心,更多的 中国商品将在自由贸易协议的掩护下,冲击印度国内的市场,并威胁 印度本土的制造业。
  服务业输出
  印度的另一个要求是,贸易协 定的相关国家放松对印度IT专业人 士的签证及居留限制。印度的一些官员认为:相比于其他国家,印度更像是一个“服务业主导的经济”,而区域全 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主要是涵盖制造业的产品。从经济模式本身来看,印度就 已经处在一个不对等的状态。加之印度的IT服务业 输出未来在美国将遭遇极大的阻力,印度应 该在与东亚国家的贸易谈判中弥补这一部分的损失。
  印度的 这一要求看似不是专门针对中国,但中国 一直是最受印度政府抱怨的、未能向 印度更大程度地开放服务业领域的国家。(印度也对日本、泰国、马来西 亚等国家有类似的抱怨。)尽管中国已经在大连、贵阳开设了两处印度IT服务中心,印度仍 期望在中国服务业市场上分得更大的蛋糕。
  印度制造业现状
  经济专 栏作家沙马认为印度官员的上述说法是错误的。他表示:“印度没 能发展出自己的制造业,很大程 度上是因为印度的工厂没有竞争力,也没有 进入全球的供应链。”相比于中国,印度存 在着更强的关税或非关税性贸易保护政策,正是印 度政府多年来的这些“保护本国工业的政策”,才使得 印度本土的制造业看似高枕无忧,却原地踏步,无力抵 抗外来竞争者的冲击。自莫迪上任的几年来,印度的 关税总体还在不断上升,使得“印度企 业加入全球产业链变得更加困难。”
  据《印度教徒报》(The Hindu)报道,2018年第四季度,印度制 造业的投资水平出现显著下降,为2004年以来最低水平。虽然很多人都期望,印度能 够从中美贸易战中获利,能够将 一些出逃中国的低端制造业吸引到印度,但事实是,很少国 际企业将工厂搬来印度。2019年将是印度的大选年,莫迪如 何解决未能提供足够制造业工作岗位的问题,将是他 能否获得连任的关键。
  沙马指出,“如果莫 迪打算兑现他在5年前竞 选时做出的创造工作岗位的承诺,他就不应背弃区域全 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国家,因为这 些国家代表着全球制造业和全球贸易中的重要组成部分。”
  中国应做更大让步
  另有一 些支持印度加入区域贸易协定的人士认为:印度不 是亚太经合组织(APEC)的成员,也不是刚刚生效的“跨太平 洋伙伴关系全面进步协定”(CPTPP)的成员,印度自己主导的“南亚区域合作联盟”(SAARC)也由于 近年来与巴基斯坦关系的恶化而形同虚设。印度需 要加入一个区域性的多边经济组织,才不致 被排斥在国际贸易和全球产业链之外。
  不过,分析人士也指出,若想使得区域全 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顺利签署,中国也 应该做出适当的让步。印度一 直都指责中国的国家补贴政策和一些行业的市场准入限制(印度也 存在类似的补贴和限制,比中国 有过之而无不及),而这些 指责正是中美贸易战当中美国方面希望中国做出改善的。作为世 界第二大经济体,中国不 仅应该对美国做出让步,更应该 对印度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做出示好的姿态。
  中美贸易战爆发后,中国对 印度一些行业的产品表示出兴趣,比如,农产品和医药制品,不过,印度仍 然希望中国在更多的领域向印度企业开放。
   沙马指出:“对于北京来说,这(与印度的贸易谈判)是一次机会,不仅可 以显示出中国对自由贸易的持续承诺,而且还 可以表明中国有让贸易比以往更加公平的意愿。如果真的希望在2019年实现区域全 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,那么,印度和 中国都必须非常认真地考虑他们的国家利益究竟在哪里。如果两国这样做了,他们会 更倾向于彼此让步。”